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黑土情怀

我们是兵团战友

时间:2013-12-21 23:37:40  来源:倔老头博客  作者:倔老头

    记得2005年6月,我们正在组织施工三峡到上海的±500kV输电线路工程,在工作中结识了一位浙江省湖州市政府秘书长陈端伟。就是因为他讲的“我们是兵团战友呵”,这么一句普通的话语,得到了一片光明和工作上的支持。

    事情是这样的;国家重点三峡工程中的配套输出三峡至上海直流输电线路工程,线路工程途径湖北、安徽、浙江、江苏到上海,全长一千多公里,沿线已在2005年3月份全面开工建设。浙江省湖州市区段内好几个乡、镇几十公里,因涉及工程施工对农民的临时补偿和有一处石矿需封矿迁移等有关政策处理问题,多次与地方乡、镇商谈未果,已严重影响了整个工程的进展。我有幸作为项目建设管理方的代表参加了由湖州市政府组织的工程相关协调会,会议由市政府陈秘书长主持,沿线涉及的各乡、镇及市发改委的领导参加了会议。在各乡、镇领导发言后,我阐述了我方的原则意见。在休会的午餐桌上陈秘书长问我;“老曹听你的讲话口音是南方人,怎么还夹有东北口音的”我说;“不错,我是上海人,曾经去过黑龙江下的乡”,他接着问;“黑龙江什么地方”,我回答;“生产建设兵团37团”他当时就起身说“我们是兵团战友呵!我是19团的”我立即站了起来自报;“我是51年生人”他说;“我是49年的”,哈哈真是难得呀!此时让我激情倍增,我即刻拿着酒瓶(红酒)走过去说;“东北话那就啥说没有啦,您比我大自然是大哥啦,来让小弟给大哥斟点酒,为咱俩在此相识而且都是兵团战友来干一杯”就这样为相识而彼此干了一杯以示祝贺。就在这酒桌上,当着各位乡、镇和市发改委领导的面陈秘书长很严肃并认认真真地说;“从现在起,除石矿问题我和老曹再进一步商谈外,其余各乡、镇明天必须让三峡工程全部开工,以确保国家重点工程在我湖州区段内的正常实施,明天开不了工的,谁那儿开不了我就拿谁试问!谁让我和老曹是兵团战友的,就这么定啦!”。复杂的问题就在“我们是兵团战友呵”的几个字中给化解了。事后我们各自从国家利益和农民的实际情况出发,和谐地处理了湖州段的协调事宜,得到了多方共赢。后面还陆续有些因为沿线房屋拆房问题,同样也在他的关心和支持下得到了解决。至此,我们工程在浙江省湖州市区段内没有搞任何特殊的“攻关”、没走其它什么弯路,原以为要影响工程施工的困难区段,在战友的帮助下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凭的就是“我们是兵团战友呵”这句极为朴素的话语,这话成了我们之间的一种特殊“通行证”。事后有人曾问过我这里有什么奥秘吗?没有!其实,这里的道理很简单那就是;凡在那个年代里我们上山下乡的同龄人,包括兵团战友(无论是以前是否相识),无论是遇到什么难事,只要大家知道都会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下,伸出友谊之臂,共同牵手相互越过难关,这就是这代人一种内心特殊情感相互相映真诚的体现。

    再以后我们就是一对好朋友、好兄弟,每当过年、过节时,各自在异地都相互发个短信互报个平安!

   “我们是兵团战友呵”,听起来没有比这还要简单的语言了吧,当然这种语言也只有我们之间才能相互找到切入点,这种战友之情也确实是无法用简单的词汇去解释清楚的。当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战友来自祖国各地,但也只仅是那时我们全国上山下乡知青行列中的一小部分。“兵团战友”这个名词,他虽出自一个特定的历史阶段,是一个特定的历史产物,他的生命虽也很短暂,在人生的长河中就像萤火虫一样一闪而过,然而他却在我们这代人的心里、记忆中难以抹去。那是因为;在那块神奇北大荒的黑土地上,苦和累、冰与火、热血、生命、亲情、友情、战友之情,早已把我们曾经为之奋斗过的每一个人都连在了一起。那段艰辛的经历、那份淳厚的深情早已化成了一股巨大互动的暖流,把我们这些人的真情凝聚在了一起,他也早已融化为,为国家的建设、民族的复兴而默默努力工作的一股动力。

    回想过去,我为我曾是兵团战友中的一员而感到自豪。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