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黑土情怀

用激情书写真情——王青松

时间:2013-09-30 21:43:21  来源:三团战友来相会  作者:王青松

今年九月,我的第三本书《北大荒走出的孩子》由黑龙江省教育出版社出版了。

从2010年九月到2013年九月,我用三年的时间完成了《记忆的唤醒》、《黑土地走出的爱情》、《北大荒走出的孩子》这三本书,回顾了难忘的知青岁月,赞美了美好的知青爱情,抒发了对北大荒由衷的热爱。

抚摸着这三本用心血写就的书,我真切地感到,激情是人生的钙质,正是三年来燃烧在我胸中的澎湃激情给了我力量,给了我追求,给了我勇气,让我完成了知青时代的回忆录,采写了36篇真实的真情故事,把自己推向愿望实现的今天。

写作之初,我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写成三本书,是激情的力量让我在写作之路上没有划上句号。当2010年随同上海知青回访团回访第二故乡——红色边疆农场、记忆像开了闸的水一样浮现脑海的时候,我知道不把难忘的知青经历记录下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当我用了十个月的时间完成了知青时代的回忆录——《记忆的唤醒》时,却发现我不能就此搁笔了!发现我心中的一炉旺火已经不能熄灭!知青有太多的故事要留给后人,而在逆境和困境中走出来的知青爱情就是知青伉俪奉献给社会的一笔宝贵的财富,他们的爱情观和婚姻观是和平时期文明的典范,是共和国文明史上的一颗颗璀璨的明珠,记载这闪烁着人性光辉的黑土地走出的爱情,应该是自己的一份使命。

这样的激情让我在2011年9月6日《记忆的唤醒》发布会开过之后就开始了第二本书的写作。从2011年9月30日第一篇文章投到网上,到2012年5月《黑土地走出的爱情》一书由黑龙江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这本三十万字、采写了的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三团21对知青伉俪真爱人生的纪实文学的写作仅仅用了不到八个月的时间。

战友们知道我的身体不是很好,在网上寄语,让我要注意休息,毕竟已经65岁了,不能过分劳累。可是,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啊,两本书的写作,让我仍然感到言犹未尽。我想,坚韧不拔的知青精神的根基是什么?显而易见,是伟大的北大荒精神!北大荒精神作为激励斗志的人类精神财富,给了我们知青以成长的营养,知青的成长,北大荒是雨露阳光,北大荒人是启蒙老师,所以,想起北大荒,知青每个人的内心都会热血沸腾!上山下乡运动固然使我们失去了许多许多,可是,谁又能忘记,知青在北大荒受到的锻炼、北大荒精神对知青的濡养!

的确,当我翻阅着三本书时,当时采访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在写黑土地走出的爱情时,有几对知青伉俪觉得没有什么好写的,一切都很平凡,一切都是应该做的。当我们共同探讨什么是真正的爱情,什么是幸福的婚姻,自己这一生对爱情和婚姻最深切的感受时,他们都感到自己这一生遇到了最值得爱的人,人生最重要的是应该珍惜,要珍惜黑土地结下的情缘! 要珍惜相濡以沫的婚姻!要珍惜相知相伴的另一半! 要珍惜眼下的每一天!许多次的战友聚会让我看到,珍惜使他们更加恩爱,更加理解,更加快乐,更加快乐,我想这就是我写《黑土地走出的爱情》的目的和愿望。在写北大荒走出的孩子时,他们都那么理解我的采访,理解我的想法,许多孩子的话永远温暖着我的心窝,他们说:“阿姨,你这样大的年纪,为了宣扬北大荒精神,四处奔波,自费出书,你的行动感动了我,经过这次采访,我会更加努力!”听了这样的话,我想,写作《北大荒走出的孩子》的写作吃了多少苦都是值得的。

我热爱写作,因为我越来越清楚地看到,在一个人的一生中,有比生命更久远的东西,那最好的就应该是文字。把人世间最美好的情感和事物用文字记载下来,这是一件值得投入精力的事情。三本书的写作,让我感知了更多的美好,让我得到了真诚的鼓励,让我坚定了自己的追求,让我有了更多的朋友,我会继续写下去。

虽然七年的兵团报道员生涯和回城后多年从事宣传工作的经历让我有一定的采写能力,但是,在后两本书的采写中,我还是遇到了许多的困难,我不能忘记,是心中的激情让我克服了这些困难。  

在《黑土地走出的爱情》出版之际,著名作家、哈尔滨知青贾宏图建议我写一写“北大荒走出的孩子”,我欣然应诺,因为我看到了这是一个绝好的题目,借此可以表达我对北大荒的热爱,歌颂几代北大荒人的宝贵财富——北大荒精神。

2011年冬天,我和家人去三亚过冬,刚刚完成了《记忆的唤醒》这本书,又马不停蹄地采访《黑土地走出的爱情》中的主人公,连续写了六对知青伉俪的故事,战友们在欢送我时都叮嘱我休息一段时间再写。可是,我却无法闲下来,因为我想让大家早日看到我笔下的知青伉俪的故事。到了三亚不久,我就买了从三亚飞往上海的机票,从温暖如春的三亚来到寒风刺骨的上海,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采访了定居在上海的四对知青伉俪,飞回三亚以后,又放弃了去周边游玩的机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半个多月,利用网络的便利,把写完的四篇文章经过被采访人的多次修改和认同,发到《三团战友来相会》的网站,引发了战友们热情的评论。2012年3月,从三亚返哈时,我又没能和家人一块儿返回家乡,中途在北京下车,完成了列为自己采访任务内的北京两对知青伉俪爱情故事的写作。

而在《北大荒走出的孩子》的写作中,采访更为曲折。经人推荐,也征得北大荒走出来的一位年轻的农民企业家的同意,我在做完痔疮手术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到北京进行采访。坐飞机来到北京,找到这个企业家的办公大厦,就谈了起来,很快的,我就被这个企业家艰难曲折的经历所吸引,采访进行了一天。可是在分手时,这个企业家说:“文章不能用真名,对开展工作不利。”我说:“我写的都是纪实文学,必须用真名实性。”他说:“那么就不写了。感谢咱们这一天的交谈,实话说,我最近遇到了许多困难,心情不好,你的采访让我想起了许多往事,心情好了许多。正如你说的,我不能辜负父母和乡亲们的期望,我会继续努力。”当时,我真的不知说什么才好,回来的飞机晚点,我一个人等待登机,想到此行一无所获,心情有些低沉,可是转念一想,我写作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弘扬北大荒精神嘛,虽然文章没写成,可是我和这位企业家的谈话让他精神有所振奋,也可以说不虚此行了。还有一次,为了采访一位女知青企业家,我站在我们约定的地方等她。时间过了,不见人来,打电话又没有人接,我不敢离开,只能一遍又一遍地打电话,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晚上九点多了,这个女企业家来个信息说:“电话放在宾馆了,好事多磨,明天再约吧。”可是,后来,她还是没有守时,我不得已放弃了对这位女企业家的采访。

回想起来,成功地采写了21对知青伉俪和15个北大荒走出的孩子,最大的感受是我和被采访人有着一致的想往,是因为我们都曾是北大荒人,我们都忘不了那片黑土地。正因此,我的激情和他们的激情才能够碰撞出激情的火花,让我写成了一篇篇表述他们真实情感的文章。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