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黑土情怀

团长智取元帅帽 我的团长段松奎之二——王晓红

时间:2012-04-25 21:16:43  来源:  作者:王晓红

那时写完《我的团长段松奎》发到校友录上,原司令部工作的战友王大姐看到文章,从哈尔滨打电话告诉我,“团长就是肖飞买药的原型之一”。我大为惊讶!大姐说:“你不知道啊?”

我说:“那时小,人傻乎乎的就知道干活。这些都不知道。”

大姐说:“那你为什么去看团长”。我说:“离开黑土地后就没见过他老人家,就是想他。还想问他发生在那时的一些事情。”

大姐就说:“团部宋学良当年手里有本书,记载了团长被评为全军30名侦查英雄的事。”我说就特想问清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之详情。

可团长听了我的问话说:“有多少战士牺牲了,连名字都没留下,我们幸运活到现在,就不说那些了。”

就讲了一次战斗结束后,团长那时只是个班长。连长带来六个小战士,补充牺牲的人数。天已很晚,大家倒头便睡。第二天,军号一响,又是一场激战。打扫战场时,连长问牺牲的小战士名字,籍贯。团长说,哪有时间问啊,就全牺牲了,哪的人都不知道啊。连什么口音都不知道啊。团长说着抹着眼泪,我听得泪眼婆娑。我明白了团长那代人出生入死的人生坐标,信仰,理想。

知道老人家的脾气,我就不敢再问了。电话那端的大姐笑得嘎嘎的。我告诉她,团长的十多枚军功章还是刘军放团长庆80大寿的光盘,我从屏幕上见到的……直聊到手机打没电,又用座机聊了近2个小时。

后来2010年7月我又回黑土地,见到政治处的罗干事大军哥,听他讲:团长在58年沈阳军区中大比武时智取元帅帽的故事。

一群侦查英雄吃完晚饭后打赌:元帅帽的帽徽是纯金还是镀金。团长就说拿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他自己前往叶帅住的办公楼,因楼外有警卫兵站岗,团长顺着排水管攀爬到楼上,从窗户进去。以检查工作的口气询问守卫在门口的内部保卫人员:“首长休息了吗?你们要精神一些。”就进了房间。叶帅正在看报纸,他也不认识团长。团长就说:“时间不早了,请首长注意休息。”随便聊了几句,趁叶帅不注意转头的时候,顺手摘下衣架上的元帅帽,背着手退出了房间。然后戴着元帅帽子大摇大摆从楼里面走了出来,门口的警卫还咔咔给他打立正。赌输的人给大家买了很多冰棍,众人正嘻嘻哈哈吃冰棍时,军区保卫部的人就找上门来了。英雄们不认账,乱乱哄哄的。团长见机行事,趁着乱劲儿赶紧溜出去,神不知鬼不觉的顺原路,把帽子送了回去。保卫部的人发现团长刚才不在场,就把他带到了保卫部审查。因为帽子已送回,团长当然不认账了。一直到翌日早晨,保卫部没有证据,拿团长也没办法。让他回去团长不走,非要拿出个把他弄到保卫部的说法。此时大比武就要开始,其他人都乘大客车走了。团长让保卫部对他不能参加比武负责,保卫部没办法,只好用小车把团长直接送到了比武现场。从空中伞降到水面,团长圆满完成了比武表演任务。团长有一枝金笔,上面刻着字,就是那次大比武的奖励。

团长还讲过他最危险的一次经历。在朝鲜战场上的一次执行捕俘侦察任务中,敌兵搜查他们时,团长坐在比人高的草丛里,手持手枪向上瞄准。敌兵从他身边端枪而过没有发现他,如果发现了,团长就准备先下手为强,拼了。

团长的故事还有很多。我一直在等罗大军哥哥发文,可总不见他的动静。我越俎代庖先说一点。在罗大哥的帮助指导下,先讲到这。今年再去见团长,请团长亲自把关定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