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黑土情怀

阔别四十载 今日回辰清(3)—— 荒原莽野扎营盘 杨连地

时间:2011-04-19 17:05:14  来源:  作者:杨连地

    “头顶蓝天,脚踏荒原”,这句用来形容拓荒者艰苦创业的词句,不知在多少个文学作品中用了多少次,在影视作品中展现过多少回。然而,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就不会真正体会到其中的苦涩和苦涩中的甘甜。

     回访中,我们来到了老一连的旧址,这里是当年我们来到辰清,第一个落脚的地方。拖拉机拉着爬犁在一块岗地上停了下来,带队的同志喊了一声,“我们到地方了,大家下车”。可是坐在爬犁上的我们,面面相觑,谁也没动,大家四下张望,一眼望不到边的荒土地,草木丛生,天际间白云和绿草交汇在一起,莽莽苍苍,分外荒凉。在已经清理出来的一块空地上,摆着两顶棉布帐篷,几堆树杆,现场唯一的一个建筑物,是一个用砖垒的锅灶,这是一个没有四壁和屋顶的食堂,锅灶上一口大锅上,四节蒸着馒头的笼屉呼呼地冒着热气,旁边是用圆木杆搭的几张饭桌,有的圆木杆连树皮都没来得及去掉。难道这就是我们即将安营扎寨的地方吗,虽然出发前,我们每个人都做了吃苦的准备,但是绝对想不到会是这样。

      下了爬犁,我们把行李堆放在一起,在老知青的带领下动手搭建帐篷,先是把木杆子竖起来,达成架子,把一片一片的帐篷围上去,盖上蓬顶后,再用拉线固定住,一顶帐篷就搭好了。两顶帐篷,男生一间,女生一间。帐篷里没有床铺,我们在周边割了许许多多的青草铺在地上,青草上再铺上炕席。湿漉漉的青草铺在席子底下,散发浓浓的草香味,虽不是“天当房”,却真的是青草铺席地当床了。中午开饭时,天下起了小雨,帐篷还没有搭好,一点遮挡也有的我们,在雨中吃了来辰清的第一顿饭,馒头加菜汤。那时,这个地方方圆几十里很少有人烟,做汤的白菜还是从八十里地以外的孙吴县买来的。

     头顶着蓝天,脚踏着一片荒原,我们就是这样在小兴安岭的北坡,一个没有开垦过的处女地上,开始了拓荒者的艰苦岁月。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更多的苦难和考验在等着我们。

 

        这是我们找到的唯一一张在当时的帐篷前拍的照片,后排的那顶帐篷就是本文所讲的新兵连时搭建的,后来改做营部“文革办”和营部执勤班用,照片上的人都住在这顶帐篷里。

        入冬以后,大部分知青住进了当年新建的房子里。但是仍然有一些人还住在帐篷。当时营部的所有人员,就住在图中的两顶帐篷,一栋日本鬼子留下来的炮楼子和日伪时期的火车站站房里。

      这里是的二连旧址,当时我们建的房子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只有一口废弃了的枯井,苦苦地等待着打井人的到来。

      在自己的老连队前留念(三连)

      这是当年我们亲手建的房子。我们走了以后换了几个人家,已经是面目全非了。

      在我曾经待过的四连的老房子前。 

       经过四十年的风雨变换,当年的老房子已经是断壁残垣。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