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荒友博文

愿世界更加美好——王晓红

时间:2014-01-27 21:54:17  来源:王晓红的个人空间  作者:王晓红

      2014年1月25日5点多一点,就早早起来了。先洗完衣服,一看表:7点多一点啦,赶紧拿好手机,民族宫的戏票,钥匙。穿上防寒衣,急急忙忙出门去坐车。花五元钱坐辆小摩的赶到地铁,到地铁*地一看手表,还不到8点。哎,刚刚过了60岁,人就有点不在点上,总会出错。离9点10分还有一个多小时呢。打了几个电话给朋友,问候一下拜个早年。我极不喜欢大过年的因拜年而打扰人,影响朋友休息不说,一会儿一个的短信,电话,冲淡了家人相聚的温馨,温情,温暖,温和的气氛。好像就显你有朋友是的。BkV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BkV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拥抱一下经常见面的好友李建平。啊,那个圆圆脸的张维亚竟然变得好像是阿凡提大叔啦。时光真是把杀人刀啊。一路行驶在路上,看张维亚手机里的同学照片。堵车的路况让阿凡提大叔抱怨不断,我们说着笑着,终于看到阳坊镇《。。。鸽子窝》一旁的《胜利涮肉总店》。BkV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王薇端坐正北面的窗前桌边,她身材高大的哥哥满脸微笑,和我们一一握手。一直关心王薇,每年都组织人看望王薇的好友吴晓红和老公,热情地和我们打着招呼。我走到王薇的身旁,亲着她柔软的好多皱纹的失去美丽光滑的脸颊,搂住她暖暖的无力的软软的双肩问她:“还记得我嘛?”她露出少女时的甜美微笑:“记得,你是王晓红啊”。听着这温馨的答话,我的泪水不禁夺框而出。BkV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王薇笑眯眯地看着张维亚说:“你从新疆回来啦”,我调侃地回答说;“是,回来啦。都变成新疆的阿凡提啦。”王薇接着问:“呆了多长时间?”,张维亚接茬答到:“半年”。我们谈笑风生地挺愉快地聊着,吃着涮羊肉。王薇哥哥开心极啦,不断地让大家多吃肉。吃饭时,王薇和哥哥要烟抽。哥哥笑着和王薇说:现在,饭店都不许抽烟。哥哥不断地为王薇夹肉,剥糖蒜,倒果汁。王薇像小姑娘一样请哥哥点盘饺子,饺子没到时,王薇品着那香酥的火烧,一副很享受爱吃的样子,还把掉到桌上的烧饼皮细心地捏到嘴里。沸腾的火锅,香气弥漫的嫩羊肉味道,青烟一缕缭绕飘荡着,热气水蒸气令人思绪飘渺。回想如画一样,恍如把我们大家带到了梦里。BkV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个高挑俊美,肤色白皙漂亮的古典美人一样的姑娘王薇,就因为一份纯洁美好的爱情诞生,追随她的初恋奔赴了云南兵团。王薇原籍是吉林,黑土地赠与王薇桃花般的美人腮瓜子脸,她是喜欢东北那片大平原的。为了心上人(一位全国知名的大画家之子),她义无返顾地跟着去了云南。在那里她那痴情美好的爱,不幸夭折,引出那么多的起伏挫折,那么多的感情蹂躏,个人尊严被无情地摧残践踏。大大小小的批判会,走马灯式的各级领导谈话,要求她详细交代相爱的履历,做爱的经过,彻底摧毁了她年轻的少女情怀与自尊,导致她精神失常。那帅气可爱的心上人也弃她而去。一切的美好感情和经历都变成了肥皂泡,闪着太阳的七色华彩瞬间就破灭了。然而,狠抓阶级斗争不放松的形势,并没有停止对王薇的摧残,以致王薇发展到典型的精神病发作。为了不让她乱跑,被捆住手脚扔在路边。16,7岁的年轻孩子被极左思想制约着,掌控着,引导着的小伙伴们,虽有不少同情者,无奈大家不敢流露。还有些人被时代的极左浪潮冲昏了头,看不起她,嘲弄她,嫌弃她,路过她身边时,不时有人朝她啐吐沫,踢她一下俩下的,骂她一句俩句的。谁都可以对倒在路边的她,进行唾弃,指责,漫骂,戳指点击。在那种时局,那种情况下,王薇得不到正常的医治,她的状态不见好转,越来越严重。BkV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王薇的爸爸妈妈文革被整过,送回了原籍吉林老家。1973年她的父母落实政策回到了北京以后,云南水利兵团派人办理了王薇的一切手续,送她回到北京,住进了医院。40多年来王薇的哥哥跑前跑后的,一直照顾着妹妹的医疗费用,衣食住行。进入2000年以后,国家落实各种政策,终于沟通了许多关系,取得了民政部门的允许,得到了医保的看病费用。随着新闻报道的开放,网络信息量的不断扩大,一位云南兵团战友的关于王薇的报道,让大家知道了王薇的境况。我的中学校友申卞生告诉了我们王薇的联系方式,吴晓红一次次亲自召集小学同学们在国庆,春节时前去看望王薇。我是王薇的中学同班同学,2010年我随吴晓红一起去看王薇,她想不起我的名字,就告诉我:“叫不出你名字了,知道和你在一起有安全感。”。她的话一出口就让我心里热流涌动。中学时,有淘气的学生会向一些长得漂亮的女生扔石子。我家离学校很近,只隔着俩座楼的距离。王薇知道了,上学时,就先到我家楼下喊我。我们俩一起往学校走,路上就没人再朝她扔石子了。她清楚记得看望她的每一个小学同学,记得和范立强是同桌。知道白白的圆圆的脸长得像小王子一样的张维亚。知道那时个子显得挺高的郭秉文。还认得出发胖了的魏援平及他小日本的绰号。叫得出依然漂亮美丽的裴文燕的名字。BkV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王薇因为病,比同龄人显得大了10多岁的样子。牙齿掉了不少,头发白了不少,脸上皱纹细的粗的添了不少。2010年她的身材还是苗条的,就是走路抬不起脚,说话慢悠悠的。笑时的样子,还带有少女时的一抹羞涩。眼睛里的光芒还有向往与追求,她还约我等她好了一起出去升官发财。令我看着她,不禁哑然失笑。我附在她耳边悄悄告诉她:“我已经退休啦,你也该退休了。等你好了出院,我们一起去公园游玩照相。”BkV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次,王薇哥哥告诉我们:王薇患了肝硬化,那涨大了的肚子看来是不好的。因为王薇的脸还是原来的脸型,秀美的眉宇间,依然流露着对美好的期望。王薇哥哥为了妹妹,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每星期过来三次,为王薇做一些她爱吃的家常菜。医院为王薇配了专门的护工。吃饭时,吴晓红的老公孙毅同志,看到大家吃得差不多时,就悄悄地出去把帐结了。等王薇哥哥去结账时才知道。王薇哥哥说,请大家来和王薇一起吃顿饭,就是谢谢多年来大家对王薇的关爱,关心,关注。孙毅诚恳地对王薇哥哥说:“应该的,他们都是发小啊”。我起身再次和王薇相拥告别,她笑着和我说:“不多时还来啊,我想你们.”李建平把一大兜苹果交给王薇哥哥,张维亚赶紧跑出去到车里拿来专为王薇买的一大袋礼物。惭愧的就是我,头一天因为取票回家晚了,一早又出来的早,什么都没给王薇买。下次再补吧。BkV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5日的阳光非常好,天空晴朗,大气透明度好极了。碧蓝的天空下,前面的燕山山脉逶迤矗立蔚蓝色的天边,清晰得看得清大山的每一丝脉络,我要照相留念。孙毅哥哥让我和吴晓红站在一起,用我的手机拍了俩张照片。我们三个就朝民族宫赶去。车窗外,那灿烂的阳光温暖多情地抚摸着我的脸,王薇的形象,经历让我感怀多多,感慨多多,感受多多,感动多多。我真切地呼唤人间的美好心灵,美好情怀,美好情操,美好亲情,越来越多。在心里期盼祝愿人心,人性,人情更美好,世界更加美好。BkV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BkV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写于2014.1.26管庄BkV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BkV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