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荒友博文

旧日莲花池——李桂茹

时间:2012-01-24 17:20:49  来源:  作者:李桂茹

    小时候我家住在广外湾子,离莲花池特别近,只要有时间,就找几个小伙伴去那里玩儿。水里、岸边是我们玩耍游戏的天堂。Uc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春天,一眼望不到边的、湛清碧绿茂密的芦苇,吸引着附近的我们,个个撸胳膊、挽裤子挖苇根、嚼着吃,挖茨菰回家蒸着吃;端午节时到水里劈苇叶回家包棕子。芦苇荡里许多不知名的水鸟,在那芦苇深处筑巢絮窝、繁衍后代,趁它们外出觅食之际、淘气的我们把它们下的蛋拿走、回家煮着吃。Uc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夏天,微风吹拂着水面,碧波荡漾,凉爽致极。每到放暑假的时候,精力充沛的我们,中午也不睡觉,冒着酷暑,顺着莲花池的东岸,一直往北走,那里有一个深深的大冰窖,储存着冬天工人用冰钏凿成一米见方、20公分厚的块儿,一层层的码放整齐,待到来年盛夏时,再卖给单位或者食堂冰镇食物用的天然冰块儿。(据文献记载,中国储冰方法自周成王始,至今已有3000多年了)我们就是奔着这个来的。站在冰窖口,一股股的凉气呼呼的往上冒、吹在身上可凉快了。只见冰窖里的工人个个都穿着棉袄、棉裤,棉手套、棉帽子一应俱全。真是窖里窖外两重天!一会儿就看见工人把冰块儿用冰钏勾到卷扬机轨道上,一开机,呜呜的一会儿那个冰块就运到了窖口,上面的工人同样也用冰钏那么一勾,就落到了铺满草帘子的地上。冰撞冰、铁撞冰,掉下了许多的小冰块儿,在不影响工人干活儿的情况下,我们迅速的出手捡拾、搁进嘴里,(那会儿也不讲卫生)捡得多了,搁在手上也太凉,就把背心撩起来兜着,心满意足得边走边吃、、、Uc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宣武钢厂也紧挨着莲花池的东边。日积月累的炼钢后的废礁渣堆的好似小山连成了一片,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成群搭伙的小孩子们放了学便拿着勾子、簸箕、小口袋在寻找没有烧透的煤核,捡回家生火、烧水、做饭。Uc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再往北那个河边小土坡上有一个北京填鸭厂,用铁丝网圈着。有一次我哥哥下苇塘去掏苇蚱子(一种小鸟)下到河里去了。我不敢下河,就偷偷的钻进养鸭厂爬窗户看看里面的小鸭子,只见屋门口坐着一个工人,右手按住一个好似压水机柄,左手抓住鸭子的颈、大拇指那么一挑就掰开了鸭子的嘴顺势把压水机出水口的小皮管子迅速塞到鸭嘴里、握压水机柄的右手轻轻的一压,一股人工拌好的饲料通过皮管子直接进入了鸭子的嗉子里,眼瞧着刚刚还瘪着嗉子欢蹦乱跳的鸭子们,工人一撒手,它们便跩跩的、蹦不起来了。(我们现在吃的烤鸭,也是这种饲养方法。在雏鸭饲养若干天后,就要开始填喂、出栏天数也是固定的)。Uc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再往北走就是水闸了。有3000年历史的莲花池,多少年来掌控着北京的水脉,水闸经过历代的修缮,再加上这里有人负责管理,比较干净,故招来许多酷爱游泳的孩子们,每到夏季,这块儿都会淹死人的,我们宿舍就有两个男孩在这儿一块儿溺水而亡。父母也是每到夏天便千叮咛万嘱咐的别上莲花池去玩儿,并吓唬我们说;每年淹死人的魂儿,必须抓到一个替死鬼儿、才能投生,吓得我再也不敢上水闸那儿去了。Uc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秋天来了,棵棵芦苇长着白茸茸的穗儿,整齐的随风飘荡 ;一尺多长、暗红色的蒲棒、头重脚轻的、伴着秋风晃来晃去,鸟们也携家带口的一群群的往南飞去,没有了往日的喧嚣。Uc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寒冷的 冬天,周围的居民到冰面上割苇子。有拿来烧火做饭的,也有扛到家里,用碌碡压扁,编织炕蓆和工业用蓆(既1尺多宽的蓆。因为,我们小学时的学习小组的家里就干这个。)寒冷吓不住不甘寂寞的我们,做冰车、滑冰,在冰上抽尜尜……Uc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最后一次去莲花池是1980年的冬天,坚硬的冰面上,我和妈妈跩着女儿的手,慢慢的走着,女儿蹲在冰上,咯咯的笑着……Uc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01212221:32:08李桂茹UcD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