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荒友博文

我的兵团战友——李一波

时间:2011-09-25 17:45:33  来源:编剧李一波的博客  作者:李一波

CW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张照片,是我和55连的三位战友在孙吴县城照相馆照的,算来有四十年了,非常珍贵。从左到右,他们分别是画儿王老西子老黑驴”。CW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儿王曾经和我一起被分到机务排,没能进值班分队,他的父亲是朝阳区委的一位领导,他没能拿枪,心里委屈,反复找连长谈过,终于有一天兴高采烈地进了值班排。他常回来看望我们这些难兄难弟,感情很深。他后来学了画画,整天抱个画夹子往山里钻,白桦林、连里的房屋、猪马羊牛、还有战友们那张张大脸,都是他画的对象。没多久,我们全连几乎每人都有他签下大名的肖像,包括连长和指导员。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他果然搞了专业,被调到哈尔滨当了画家,成为黑龙江版画的代表人物之一。83年我去哈尔滨出差,曾经见过他,那时他戴上一副宽边眼镜,留着长发和胡子,已经很有艺术家的样子了。那天晚上,我们和几个哈尔滨的战友喝酒畅谈,最后闹得个个兴奋难眠。再往后,就没有听到他的消息,有人说他出国去了日本,现在不知道怎样了?CW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在“画儿王”的旁边,是“老西子”,秀气,文弱,像个大姑娘。可他行事果断,胆气过人。他本是我的同班同学,可为何叫老西子,我也说不清了,或许他是山西人?刚开始,他和我们一个连,后来因为聪明伶俐,办事稳重,被营长看中,调到营部当通信员。由于接近领导,常能给我们带来一些内部消息。有一次,他来连里找我,悄悄交给我一封信。我打开一看,是我父亲所在的文化部静海干校给我们营来的公函。内容是干校经过开会研究,决定不批准我去干校的申请,让我在边疆安心工作(那时,我在兵团感到受歧视,内心气愤,想一走了之,去父亲的干校,为此逃跑回家,给干校白干了半个多月的活,满以为能当成壮劳力被批准去干校,没想到人家不收,不收也就算了,还非要来封公函,向兵团表明干校的立场和原则,免受破坏战备之罪名)。这封公函,幸亏他扣住给我悄悄送来,要不然经过营里、连里这么一转悠,我又会被人批判、奚落一番。后来我离开兵团,也和他失去了联系,现在他在哪里?也不知道了。第三位,外号叫老黑驴。名副其实,他长得又黑又壮。但此人粗中有细,很会讲故事。记得有一年我们去二龙山修战备公路,住在帐篷里,晚上闲着没事就让他讲梅花党的故事。他嗓子粗哑,声音不高,绘声绘色,尤善制造恐怖气氛,往往让人听得心惊胆战,半夜不敢上厕所。他脾气暴躁,常跟人打架,父亲是个老红军,他在学校时就桀骜不驯,曾和红卫兵比摔跤。到了兵团,依然脾气不改,和哈尔滨、天津、北京的知青,都打过架,他下手狠,也抗打,挨几棍子一般不当回事。他还酷爱音乐,就在我们到孙吴县城照相那天,他老兄在百货商店里看中了一只唢呐,大约十六、七块钱,他当时没有那么多钱,却死活不走,非要买那只唢呐。我们说你要它干嘛?你又不会吹。可他说我就喜欢它,不会吹,我可以学!我们说谁教你?上哪找老师去?他又说我能自学!最后我们没办法,拗不过他的脾气,只好凑钱给他买了那只唢呐。他如获至宝拿回连里,没事就吹,可几个月下来,也没听他吹出个囫囵的曲子(此事我写进了《兵团岁月》的小说里,乔海洋考文工团,他也凑热闹去了)。八十年代初,我曾经见过他一次,那时他在北京的一个搬运队当队长,听说我们家要搬家,二话不说,带着手下的十几个兄弟一早就跑来了,楼上楼下地帮着搬东西、扛大包。那天要是没有他们,我不知道会累成什么样?现在想起,心里依然暖融融的,一个锅里吃饭的兄弟,同甘苦,共患难的战友,是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CW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几位老战友,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样了?在新年之际,我衷心地希望他们健康,快乐,也真心希望他们能看到《兵团岁月》,看到壮美的北大荒,感受浓厚的战友情CW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jpgCW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CW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编剧李一波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yibowork  点击进入)CW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CW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电视连续剧《兵团岁月》编剧:李一波CW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aa773253e0fde68ff8042b639bf0c707.jpgCW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CWK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